营收连续六个季度上扬 网易有道如何做到增长“有道”?


0
Categories : 未分类

北京时间8月13日,网易有道(以下简称有道)对外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

北京时间8月13日,网易有道(以下简称有道)对外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今年一季度,由于疫情的影响,在线教育需求呈井喷式增长,网易有道一季度的在线课程录得了286.8%的同比增速,一季度的整体业绩表现都还不错。

上半年,好未来、跟谁学、新东方等行业内的一众参赛者也在疫情催生的在线教育风口下,纷纷创下了股价新高。但随着国内疫情的防控得力以及形势的逐步好转,二季度部分线下机构也在陆续的复课当中,对于线上机构来讲,是有可能出现部分线上流量回流的

那么,有道这份二季度财报表现如何?先看下核心指标:

– 净收入达6.2亿元人民币(约8820万美元),同比增长93.1%;其中,学习服务和产品净收入达5.2亿(约7360万美元),同比增长190.0%;在线营销服务的净营收为人民币1.032亿元(约合146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下滑28.1%;

– 归属于公司普通股东的净亏损2.578亿元,同比扩大195%;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归属有道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人民币2.505亿元(约合3550万美元),同比扩大191%。

从核心数据的表现来看,有道的这份二季度财报喜忧参半。截至财报公布后的当日收盘,其股价下跌6.31%,报38.6美元。不过,尽管如此,有道在资本市场仍然是被看好的,从年初至今股价已经累涨超170%。近期,有道更是开出高价年薪大抢优质教师,为在线教育的长远发展夯实基础。

但在当前K12赛道的激烈战局下,虽然市场关注有道的长期价值,但眼下持续扩大的亏损压力同样不小。结合当前的行业概况,我们该如何看待有道的这份最新财报?

营收连续六个季度高增长        K12课程充当主要功臣

根据财报数据,这已经是有道连续6个季度实现业务的稳健和同比快速增长了

有道的业务分为在线课程业务和以智能硬件为主的学习产品销售业务。智能硬件业务在二季度保持了同比250.3%的强劲增长,不过,在营收占比中的体量并不大。

有道营收能够持续维持高增长,与其在线课程的持续增长息息相关。二季度,有道的学习服务和产品净营收为人民币5.20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793亿元增长190%。这一业务的大幅增长,主要归因于在线课程带来的收入增加。

期内,有道精品课程销售额和学生规模快速增长。有道精品课二季度实现销售额4.6亿元,同比增长215%。K12课程销售额3.1亿,同比增长229%。

一季度时,有道在线课程在疫情的推动下,实现销售额5.2亿元,同比增长286.8%。其中,有道精品课销售额达4.5亿元,同比增长311.9%。

从这些数据来看,有道二季度的在线课程在后疫情时代依然维持了较好的增长态势。在K12的付费人数上,有着相同的表现。二季度,正价付费人次32.9万,同比增长359%。

不过仔细对比看来,不难发现在上面所阐述的数据维度上,二季度的增速均有所放缓。这似乎侧面开始印证,疫情催生的在线教育红利不可持续的说法。

随着疫情的逐步好转,很多受疫情库困扰的行业开始复苏,比如电影行业,线下教育机构的全面复苏也会逐步推进。7月份公布财报的好未来就表示,正逐步恢复各项线下业务;新东方也已有90%的学校实现线下复课。

尽管疫情加速了在线教育的渗透,但一旦线下教育机构全面复课,这对于没有线下业务做支撑的有道来讲,将会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压力。届时,在线课程还能否维持目前的高增长,在线付费学生的人数还能否继续上涨,将是一个很大的疑问号。 

行业战局激烈        有道何以逆势提高毛利率?

在线教育市场的激战已是不争的事实,作为有道营收的主要增长引擎的K12赛道,也一直各家的必争之地。

我们不妨看一下新东方、好未来二季度的财报表现:

新东方和好未来二季度的营收分别为9.23亿美元、9.107亿美元,有道8820万美元的营收体量与之相比相差较大。从市值上来看,有道43亿美元左右的市值与新东方224亿美元以及好未来456亿美元的市值相比,不在同一个级别。

而除了新东方、好未来、跟谁学、猿辅导、作业帮这些耳熟能详的强劲对手,还有不少新的竞争对手在源源不断的赶来。其中,不乏抖音快手等通过拨流量、扶持账号,投融资等助力方式进攻教育领域的流量大王。

据TMI日前发布的数字化时代的K12与学前教育行业趋势洞察》报告显示,2020年线上教育机构数量已突破23万家,处于获客红利期的线上教育竞争日趋激烈。在渠道选择上,83%的家长会通过线下了解K12与学前教育机构相关信息,72%的家长会通过线上渠道接触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有道将面临更高的获客成本。为了提升有道精品课的品牌认可度,网易有道精品课在今年4月15日还邀请了中国女排总教练郎平出任品牌代言人。财报显示,二季度,有道总运营支出为人民币5.64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892亿元增长198.5%。销售与营销支出为4.45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222亿元增长264.4%,研发、行政等支出费用也持续维持较高的同比增长。

虽然一季度处于疫情红利期,原则上来讲获客成本会降低,但一季度的营销费用却也同比增长了369%。从好未来、新东方等头部企业在营销等费用方面的居高不下也可以窥得,未来行业内的获客成本可能还会继续走高。对有道来说,短期内可能很难对日益扩大的亏损局面进行扭转。

不过,有道的毛利率的增长倒是值得关注。原则上来讲,在日益走高的获客成本之下,有道可能会难以提高毛利率。但二季度,有道的毛利率却提升至45.2%,去年同期为32.9%,环比一季度的43.5%,也有所提升。这从侧面反应了市场对有道产品的认可和肯定。

但长远来看,在整个在线教育行业水涨船高的获客成本压力下,毛利率的提高可能并不是说服资本市场的长久之计。而且,不要忘了,在线教育赛道烧钱的通病一直是被市场所诟病的,有道的盈利难题短期内仍难以交出答案。

高举“师资”大旗           是“实干”还是“噱头”?  

师资力量对于教育平台来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有道对于名师的重视早有迹可循,此前有“同道计划”,如今更是大张旗鼓高薪招聘优质师源,对师资力量的储备一定程度上透露了有道对未来布局的长远眼光。

后起之秀跟谁学一直主打名师大课班;字节跳动旗下清北网校以清北背景一线名师授课为卖点,今年更是以“200万元年薪,上不封顶”的条件,招聘具有丰富教学经验、名校毕业的网课教师;抖音、快手等互联网平台的传播效力更是进一步放大了名师效应。

一直以来,在广大家长的心中,“名师”“好老师”是被热捧的标签。想必有道也是想借助这一点,获得受众群体的信任和青睐。但有道的这步“名师效应”棋是否有效,还有待市场验证。老牌巨头新东方推出了“新东方、老师好”的口号,已经在试图淡化名师概念。

不过,受疫情影响,在线教育需求激化的背景下,包括传统院校均尝试使用线上课程来保证教育计划的推进。有机构预计,2020年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突破3.5亿人,市场规模或达4868亿元;到2025年,市场规模将有望超8000亿元,2020至2025年复合增长率达11.4%。

于有道而言,仍然有足够的时间去抢夺这块市场蛋糕。此外,有道在智能产品方面的营收,虽然体量小,但也是有看点的。二季度,有道智能学习产品收入达到8640万元,同比增长250.3%。

有道词典、有道云笔记等产品的多年积累已经为有道带来了规模庞大的用户池,王牌工具产品规模流量的有机转化也是有道在线课程的一大重要获客来源。事实上,这也是有道智能产品的重要作用所在。在未来5G大时代里,有道或许可以借助这些学习工具产品打造用户在平台的良性循环。有道后续的具体走势,美股研究社仍将持续关注

作者  高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小谦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黄金城网站_黄金城手机版_黄金城官网【官网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