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意低价转让?胡祖六“贱卖”蚂蚁股权疑云


0
Categories : 未分类

界面新闻独家获取到该产品清算报告。目前该产品两位投资者代表先行向深圳市福田区法院起诉,已获立案,案件正在审理中。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张晓云,编辑:彭洁云,原文标题:《

界面新闻独家获取到该产品清算报告。目前该产品两位投资者代表先行向深圳市福田区法院起诉,已获立案,案件正在审理中。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张晓云,编辑:彭洁云,原文标题:《胡祖六“贱卖”蚂蚁股权疑云:是否私自转让基金资产?是否低价转让给关联方?》,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在蚂蚁集团上市前夕,知名经济学家胡祖六陷入一场“割韭菜”风波。

近日,一篇名为《 胡祖六,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的文章刷屏。作者胡先生自称2011年买了著名经济学家胡祖六团队的基金,该基金投资了蚂蚁金服,本以为可以大赚一笔了。不料胡祖六团队将该基金的所有资产打包低价转让给了关联人——胡祖六的兄长和妹妹,严重侵害了投资者合法利益。

8月29日,春华资本发布声明称,其中包含大量虚假信息并构成诽谤、侮辱,严重侵害了春华及集团创始人胡祖六的合法权益,已于第一时间采取维权行动,并保留未来采取进一步法律行动的全部权利。

8月30日,界面新闻记者联系到了一位投资者白先生。白先生称,其购买的一款集合信托与胡祖六团队的春华资本同步进入春华(天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即L1102),共计出资20.553亿元,春华资本为GP管理人,占L1102的0.98%,信托资金为LP,占L1102的99.02%。

在白先生看来,春华资本的声明避重就轻,其购买的产品发行于2011年,并于2019年4月实现退出,比原定到期时间延期2年,但获得的收益大大低于预期。作为基金管理人的胡祖六利用管理、运营、使用信托财产的便利、将信托投资者权益通过自我交易方式占为己有。

“投入102万,8年后回来105万,这就是世界级大师胡祖六的神操作。以这个收益率来对比投资的好项目,胡祖六那边发这个声明良心不会痛吗?”白先生称。

据界面新闻独家获得的该产品清算报告,L1102成立以来共投资了3个标的,分别为华夏基金、蚂蚁集团和一家医疗服务公司。其中,涉及蚂蚁集团的投资金额为2.006亿,投资时间为2015年,2019年退出时的价格为4.491亿,获得2.24倍收益,但低于蚂蚁集团同时段在一级市场的估值。

“自始至终,产品管理报告中提及的退出方式一直是二级市场退出,但胡祖六提前低价转让给了关联方。”白先生解释称,“我们并不是像某些业内人士所说的那样现在才发声,而是各项流程需要时间,一直在维权,只不过最近蚂蚁集团上市了才获得外界关注。”

界面新闻记者还独家获悉,已有近百位该信托产品投资者有维权意向。2019年6月,两位投资者代表向深圳市福田区法院起诉,案号分别为(2019)粤0304 初47455号、(2019)粤0304 初47457号。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此外,界面新闻发现,春华资本操盘投资华夏基金也是疑窦丛生。据产品清算报告,L1102中的八成资金投向华夏基金,从常理上来说有悖于股权投资做组合的逻辑,而且在除去分红后,华夏基金退出时的估值是下降的。

“102万进去,8年时间获得了105万,年化收益率远远低于活期存款,但是并不是投资的资产不够好,而是非常好的。”在白先生等投资者看来,自己被胡祖六割了“韭菜”。

“割韭菜”疑云之一:是否私自转让基金资产

就刷屏文章《 胡祖六,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的指控,8月29日,胡祖六执掌的春华资本在微信公号发布声明回应,称侵权帖其中包含大量虚假信息并构成诽谤、侮辱,严重侵害了春华及本集团创始人胡祖六先生的合法权益。 

春华资本称,春华是专业的私募股权基金管理机构,一贯合法合规经营,在业界和市场上享有极高声誉。作为基金管理人,春华始终勤勉尽责,根据合同和法律履行义务和职责,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春华从未从事、并坚决反对输送不当利益的关联交易、向投资者作出回报承诺等违法、违规行为。

投资者白先生称,当初也正是看中了胡祖六世界级经济学家的身份,才购买了该款信托理财产品,至于是否合法合规经营以之后的法院判决和监管部门意见为准。但他始终认为,胡祖六团队将基金财产以“低价转让给关联方”的操作与其经济学家的身份不符。

春华资本称,侵权贴的发布者及文章中所谓的投资人,均非春华客户,与春华之间也不存在法律关系。

不过据界面新闻记者独家获取的信托理财产品资料,投资者实为春华资本LP的间接投资者。

所谓间接投资者,是因为投资者购买的是一款集合信托,该信托以春华(天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内部编号L1102)为平台,通过L1102平台来投资标的企业股权,胡祖六团队的春华基金为股权投资企业L1102的GP管理人。具体而言,信托资本占L1102的99.02%,胡祖六控制的春华明德(天津)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占0.98%。该信托理财产品投资了3个标的,分别为华夏基金、蚂蚁集团和一家医疗服务公司。

综合各方意见和产品材料,投资者和春华资本双方争议的焦点集中在两点,第一,是否在投资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转让了投资蚂蚁集团的股权;第二,转让价格是否偏低。

据界面新闻独家获得的信托产品清算报告,底层项目投资中,涉及蚂蚁集团的投资金额为2.006亿,投资时间为2015年。清算报告显示,该笔资产退出的时间为2019年1月,获得金额为4.491亿,约为 2 亿元投资成本的 2.24 倍。

白先生表示,自始至终,产品管理报告中提及的退出方式一直是二级市场退出。“春华资本却在2019年1月转给了胡祖五和胡元满。他们是胡祖六的哥哥和妹妹。”

2017年9月底,信托公司报告称,蚂蚁集团投资的退出策略:“公司拟登陆 A 股资本市场,计划继续持有至公司完成 A 股 IPO 后从二级市场退出 ”。

但2018 年 12 月底,信托公司向全体投资人报告:“经过与合伙管理人的沟通谈判,管理人最终与一家投资机构达成一致, 由该投资机构受让合伙企业所持有的 A 项目和 C 项目”(A 项目为华夏基金,C 项目即蚂蚁集团)。

“没有开过一次投资者持有人大会。就这么私自决定转让了。”白先生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但事实可能和白先生描述的有所出入。

产品清算报告显示,根据信托产品合同约定,产品期限为6年,信托公司在届满6年之前向受益人发出了产品延期征询函,对于延期事项征询受益人意见,作为将产品延期或是保管的参考依据,截至2017年9月28日,根据征询函的反馈情况,受益人延期意愿不强烈,延期未获全体受益人一致同意,产品计划于2017年9月28日期满终止,因信托计划终止时的信托财产存在非现金形式,根据信托合同约定,信托公司将未变现股权以保管方式继续代为持有,并将积极采取各种方式将等未变现股权处置变现,代保管期间不收取信托管理费。

那么,延期征询函是否需要全体一致同意呢?

一位三方信托销售向界面新闻记者举了一个吉林信托的例子。近期,吉林信托有一款信托产品的融资方想要提前还款,吉林信托向投资者发出了提前结束征询函,仅有一位投资者不同意,最后该产品未能提前结束,只能正常进行。

“当年的延期征询函中只要有一人以上的投资者投了否决票,这个信托的延期事项投资者倒追起来便缺乏抓手。”该三方信托销售表示。

“割韭菜”疑云之二:是否被低价转让给关联方

据投资者称,经过他们聘请的律师尽调,涉及蚂蚁集团的股权转让给了胡祖六的兄妹——胡祖五和胡元满。

2018年四季度,信托公司称,C项目(即蚂蚁集团股权项目)已完成“退出”,是将C项目转让给了胡祖六团队的关联企业,但未具体透露公司名。

而春华资本也未在声明中就此事作具体回应。

据天眼查app,蚂蚁集团股东春华景信(天津)投资中心穿透后,最终受益人胡元满任持股比例为46.01%。

某信托行业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PE类信托产品因信托资产到期无法登陆二级市场实现退出的,一般会在一级市场寻求转让方,力求以公允价退出。

那么,2019年1月的4.49亿转让价格是否属于“低价”呢?

据蚂蚁集团招股书披露,2015年5月,春华景信(天津)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参与了蚂蚁的A轮融资,投后估值约为2600亿元。目前,春华景信(天津)投资中心持有蚂蚁集团 0.47%的股份。

据白先生提供的材料表示,L1102平台是蚂蚁集团股东——春华景信(天津)投资中心的22.22%持有人。其中,春华景信(天津)投资中心投资蚂蚁集团,占 0.47%。即,L1102本应间接占蚂蚁集团的股份约为0.1%。

投资者称,2018年6月,蚂蚁集团完成第三轮融资估值为 1500 亿美元,蚂蚁集团近期拟登陆A+H,按照市场预期,寻求 IPO 估值至少 2000 亿美元,故在 2018 年 12 月底 0.1%股份价值至少也达 10 亿元人民币,最后却被以 4.49 亿元人民币明显不公允的价格打包“甩卖”。

“如果是好的项目,转让时我们会要求竞标,前期会有几家意向方,各自报价,选条件给的最好的机构,如果是一般的项目,在前几年的市场里,可能找到一家接盘方就不错了,但蚂蚁属于争抢项目,肯定是好项目。”该信托人士表示。

一位资深投资者向界面新闻记者描述了他投资的一款PE信托产品在资产到期退出前的流程。该信托投资了境外某上市公司回A的科技项目,由于政策变化,战略新兴板没有如期而至,信托面临到期,底层信托资产无法退出。由于资产优质,信托公司在一级市场找了3家意向方竞标,最后取最高价转让。

与此同时,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据蚂蚁集团员工透露,员工离职前公司会按上一轮估值对员工手中股票进行回购。

假如按照此价格横向计算,胡祖六团队在2019年将信托资产转让时,将按照2018年那轮融资价格粗略计算,胡祖六团队的转让价格也偏低,投资者应获得的收益为3倍以上。

“割韭菜”疑云之三:华夏基金可能也遭“贱卖”

除了颇受关注的蚂蚁集团外,华夏基金也存在类似情况。

据产品清算报告,L1102中有八成资金投向华夏基金,从常理上来说有悖于股权投资做组合的逻辑,而且在除去分红后,华夏基金退出时的估值是下降的。

具体而言,L1102用于投资华夏基金的投资金额为17.04亿,退出时获得的金额为15.54亿,如果算上获得的1.52亿分红,净收益才勉强为正,最后收益为188万。

2011年11月,由春华资本掌控的山东海丰集团斥资18亿元收购华夏基金10%股权。

综合春华(天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L1102)产品管理报告显示,2011.10月~2015年6月,完成了对A项目(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投资及约30%的退出。也就是说,信托资产占有华夏基金约7%的股份。

2018第四季度,L1102持有的A项目的70%投资规模,其中35%转让给瑞驰一号(天津)投资中心(有限合伙),35%转让给瑞驰二号(天津)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一号、二号均系归属于胡祖六团队的春华资本,而且一号、二号与信托投资平台L1102这三家企业的执行事务人系同一人,均为胡祖六团队的春华明德(天津)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上市公司中信证券(600030.SH)为华夏基金大股东,持股比例为62.2%。据中信证券历年年报,华夏基金是一只稳定的“利润奶牛”,其2015年至2019年的净利润为14.14亿、14.58亿、13.67亿、11.4亿、12.01亿。

但和蚂蚁集团这样的科技公司相比,华夏基金在一级市场的估值较难找到参照对比。

据产品清算报告,底层项目投资收益方面,L1102于2015年5月完成了全部3个项目的投资,包括A项目(华夏基金股权)、B项目(一家医疗服务公司)、C项目(蚂蚁集团)总投资额为21.03亿,退出及分红累计收回24.7亿,为投资金额的117%。

加上申购费,102万进去,8年时间获得了105万,年化收益率远远低于活期存款,但是并不是投资的资产不够好,而是非常好的,获得这么一个结果连信托公司脸上都挂不住。”白先生表示。

据白先生向界面新闻记者出具的银行流水,于2019年4月收到该产品的最后一笔2.78%的分红,而这笔分红却是信托公司贴的,因为按照胡祖六方面的回款,如果不算2%的申购费,投资100万进去回来102万,一点没赚。“后来信托公司高管开会,决定每人再补了这最后2.78%的钱。”

据产品清算报告,信托公司本着受益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则,与合伙企业管理人商谈延长期内管理费的具体收取安排,最终争取到:1. 管理人同意免除自2017年11月延长期的所有费用,2. 管理人退还5686万元管理费。

为何收益还是这么少?原来还没算上管理费。扣除后来答应退还的部分,最后收取的管理费仍然高达2.39亿。

“项目投资’低价’转给关联方,最后还收了2亿多管理费。资产管理行业的本心不是应该是给客户挣钱吗?”白先生表示对此不解。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张晓云,编辑:彭洁云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网络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黄金城网站_黄金城手机版_黄金城官网【官网主站】